Tuesday, July 07, 2020
Text Size

到罗德岛看豪宅吃龙虾

都说罗德岛很美,尤其是Newport的豪宅很有名,是个旅游休闲好去处。到那里看海湾、看豪宅、吃龙虾,有一种很特别的味道。

去年10月乘游轮曾到过那里,从大西洋进入罗德岛海湾,驶抵新港。本想好好观赏游玩一番,没曾想那天烟雨蒙蒙,岛上景色隐匿在迷蒙水雾中,若隐若现,上得岸时,竟是倾盆大雨,淋了个落汤鸡,什么也没看着,但别有一番滋味。

夏秋是美东地区的好时节,前几天利用休假带上小狗Jolie再游Newport。

从新泽西到Newport,沿着海滨行驶,两边绿树成荫,车里放着轻音乐,小狗趴在车窗上四处张望,新鲜刺激,兴奋不已。中途在康州Visit Center小歇片刻,将自带的佳肴摆上木桌,喝上一罐啤酒,野餐一番,好不爽快!虽然开了四个多小时车,却不觉风尘仆仆,也没有什么鞍马劳顿,只感到浑身清新爽快。

下午三点多钟到达Newport。这是一个带有古典欧洲风格的港湾城市,铺着石砖的路,老旧的街道,虽然老旧,但典雅、整齐而干净。Newport处在"海洋之州"罗得岛的心脏地带,整个被包在大西洋的一个海湾里,四周被蓝色的海水环绕,一桥飞架东西,"天堑变通途"。

下榻的旅馆Bellevue Inn位于Bellevue大街中央,其名可能得于街名。"Bellevue Inn"的读音跟" believe in"差不多,我就把这个酒店叫做"相信"。

Bellevue Inn由四栋别墅组成,房间小巧而精致,欧式装潢布置,整洁而温馨,安安静静,是个身心放松的安逸住所。酒店价格不高,还有免费早餐,品种丰富多样。清晨起来,坐在酒店门前,一边享受免费早餐,品意大利咖啡,尝法式面包,一边观赏街景,小狗依偎膝下,清风徐徐吹过,不时和对面的新朋友聊上两句,其乐融融!

Bellevue Inn靠近海滨,出行方便,无论是到海边还是到Mansion(豪宅),都在举步之间。黄昏时分,穿过华盛顿广场,步行到一个叫做"Bowen's Wharf"的海滨区,那里是游艇港口,也是帆船停泊码头。我牵着Jolie沿海边栈桥溜达,四周大大小小的酒吧和餐厅里游客满座,欢声笑语。随后,坐在海边长椅上,静静地看海,看帆船。

远处日落沉沉,倒海欲坠,那时刻,落霞的金光从海面映射,与落日相互映衬,更显得色彩斑斓,极为绮丽;那时刻,港湾里千帆停泊,远处百舸仍在争流,红彤彤的海面上激起滚滚浪花,真是"夕阳射霞绮,港湾尽千帆。"那景色实在是美不胜收,叹为观止!

Newport有两大看点,一是"bay and beach",二是"Mansion"。沿Bellevue大街向南几分钟就到了Mansion区域,马路两边分布着众多古老的别墅,大街的尽头向西转到Ocean Drive。海滨大道弯曲延绵,两边密密的树林,深深的芦苇,开满鲜花的野生灌木和藤植物混合共生,保持着原始生态的魅力。密林后面隔不多远就隐匿着一栋别墅,各色各样。这些别墅也都是欧式建筑,但比较现代,色彩鲜明。它们有的隐约在丛林中,有的矗立在海边岩石上,有的环绕在海湾周围,各有景致。我时而驻足观赏这些别墅,时而流连在某处海湾,时而站立在海边的岩石上,眺望大海。白云蓝天,天海一线,远处白帆点点,周围海鸥飞翔,听涛如歌,心胸就像大海般宽阔,心情就如海鸥般自由。这里是真正放松和休闲的好去处。

回头观赏Mansion。那又是一个绝好去处。那些豪宅都是19世纪末-20世纪初的古老建筑。早期的Newport十分繁荣,18世纪时其经济发达程度甚至超过纽约,那个时期美国最富有的一些家族都生活在这里。当年美国的富豪在修建别墅时,追求欧洲君王宫殿生活的至高境界。为了保证别墅的豪华和品质,那些富豪不仅高薪从欧洲聘用设计师、工程师和工匠,而且花巨资从欧洲选用建筑材料,远渡重洋运输到这里,可谓不惜血本。正因为如此,人们称这些别墅为"mansion",意指公馆、大厦、豪宅,显示它们的宏大与豪华。

我观赏了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五幢豪宅:"The Breakers"、"Marble House"、"Rose cliff"、"The Elms"和"Chateau-sur-Mer"。这些豪宅虽各具特色,但有许多共同之处,它们都是古典欧式风格,都似宫殿般宏伟而豪华,占地都不亚于跑马场,所以花园都大得吓人,可能那时土地无人管理,可以凭强权随意跑马圈地。它们还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高强深院,从院门的建筑可以看出这些豪宅当时是何等门禁森严。这些豪宅虽不能与欧洲的宫殿相比,但即使在现在也算得上极其豪华的了。

1895年落成的The Breakers是其中最大的豪宅,你只要看看这座巨大的建筑内的70个房间,还有十多米高的大厅全部用铂金装饰,就会感受到它的宏伟与豪华,甚至奢侈。Marble House建成于1892年,从里到外,从天花到地板,加上四面墙壁,全部用上等欧洲大理石装饰建成,故称"大理石别墅"。别墅中央上下两层是高十余米的超宽大大厅,其豪华丝毫不亚于The Breakers。这栋大理石别墅花费1100万美金,在当时可谓天文数字!这两幢豪宅都可以直穿中央大厅至后花园,后花园之大可比赛马场,青绿的草坪一直延伸到蔚蓝的大海边,人文和自然两种色彩在那里恰到好处地融合在一起。The Elms是富豪Edward和他的妻子夏天度假的一座公馆,布局很像法国凡尔赛宫。它虽不靠海,然建筑宏伟,超大花园里绿草茵茵,高大的树木遮天盖地,四处布满精致雕塑。

没有想到的是,这些别墅还刻有中国的痕迹。The Elms公馆介绍中,特别提到的三件有意义的事情之一,就是使用了"Chinese lacquer panels"(中国光漆嵌板)。"Chateau-sur-Mer"是一个典型的英式别墅,其家族曾与中国有过交往,其主人对中国式的月亮门很感兴趣,故而特意在院落中修建了一个,被称作"Chinese gate"。

Newport这个小城镇在美国历史上有许多里程碑式的记载。它和罗得岛上另外两个城市Middletown、Portsmouth都是在17世纪中早期建成,时间大约在1636至1639年之间。其城市名和建筑不仅富有政治和宗教上的自由色彩,而且带有浓厚的英国殖民时期痕迹和美国早期开疆拓土的特征。那些用大石块筑成的公馆、豪宅,是人类智慧和大自然魅力完美结合的典范。看到它们,不仅让人感到金钱的重量,更让人感到历史的厚重。

看过这些沉甸甸的古老建筑,恐怕最能让人放松的事情,莫过于坐在海边小酒店里,吃龙虾喝葡萄酒了。一家艺术店老板娘推荐了一家叫"Benmen's"的小酒店,夜幕降临时,坐在了那里。凉台上摆满了餐桌,酒店对面就是港口,那里矗立着一尊雕像,被称为罗德岛的"Colossus"。那是法国阿卡将军的雕像,他曾在美独立战争爆发后率第一支法军在此登陆,支援华盛顿的军队。这尊雕像能唤起人们对美国建国历史的奇妙记忆。Newport是美国最早被英国殖民的地方,17-18世纪的繁荣使之成为英国控制的主要对象,从而成为引发美国独立战争的导火索之一。

殊往矣!此时此刻,历史已经没有胃口重要。当我的目光钉在菜单上时,龙虾的诱惑起了作用,即刻要了两只龙虾和一些蛤蛎之类的海鲜汤。这家酒店的龙虾是用鲜活的龙虾烹饪而成,很是鲜嫩,沾着奶油制作的调料,既香甜,又爽口。更让人称道的是,一餐龙虾宴,价格不到40元。不贵哦!就像当地食客所形容的:"especial"、"delicious"、"a good price",等等。

一顿龙虾大餐给此次新港之行画上了圆满句号,在满足了胃口的同时,充实了心情,正所谓心满意足。

Login